西城别墅的前世今生
——王渔洋故居寻古探幽(一)

发布日期:2014-04-18 15:19:46浏览次数:字体:[ ]

    清明假期里,到王渔洋故居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游客一到王渔洋故居门口就会看见“一代正宗”的匾额,这是《清史稿》对王渔洋的评价。《清史稿》记载:“士以诗被遇、清和粹美、蔚为一代正宗”。李元度所撰《国朝先正事略》开篇说:“国家文治轶千古,雅扬风,巨公接踵而出,而一代正宗,必以新城王公称道。公以诗鸣海内五十余年,士大夫识与不识,皆尊为泰山北斗。”
    在王渔洋故居里,有两块雕塑分外醒目,分别是王渔洋的塑像和一块刻有“西城别墅”的石碑。王渔洋塑像的基座总高78厘米,中间有一条金色腰线,腰线以上为45厘米,寓意王渔洋一生经历了78个春秋,历仕45年,塑像身高2.7米,意为王渔洋在康熙身边做官27年。
    另外一块刻有“西城别墅”的石碑则表明了王渔洋故居的由来。崇祯七年甲戌(1634年)闰八月二十八日亥时,一代诗宗王渔洋在河南出生。当时,王渔洋74岁的祖父王象晋由淮北按察司副使刚刚升任河南按察使。王渔洋的父亲王与敕和母亲孙宜人随侍,王渔洋就出生在王象晋位于河南开封的官舍里。王象晋生于1561年,卒于1653年,明万历三十二(1604年)年进士,由中书舍人官至浙江右布政使。
    王渔洋出生的第二年,由于祖父王象晋迁任浙江右布政使,王渔洋便跟随父母迁至杭州。直到王渔洋4岁的时候,由于晚明朝廷党派纷争,国家战乱频仍,王象晋便退出官场回归故里。王渔洋也跟随父母回到了新城,一直跟随祖父王象晋读书。王象晋在家著书课孙,崇尚宁静淡泊。他特意撰联“绍祖宗一脉真传,克勤克俭;教子孙两行正路,惟读惟耕”,教育子孙后代。
    公元1655年,王渔洋中会试第五十六名,未殿试而归。1658年,王渔洋赴殿试,中二甲进士,次年,王渔洋选授扬州府推官。从这一直到康熙四十三年罢官回归故里,王渔洋历仕45年。
    离乡出仕后,王渔洋回故里的机会并不多,但他一直思念着家乡。1684年11月,王渔洋奉命祭告南海,于次年2月,抵达广州,入海神庙,完成祭告南海之事。4月,王渔洋自广州开始启程回京,6月16日,王渔洋抵达新城故里,因见父亲容色反常,故动归养之思,与父亲议谋乞归之事。王渔洋的儿子王启涑念父亲归无偃息之所,遂修葺西城别墅小亭。
    对于这段历史,王渔洋在自己的著作中有非常明确的记载,《渔洋山人自撰年谱》:“ 山人于夏六月归自粤,便道过里。起居,见匡庐公容色肌肤,殊减畴昔,惄然动归养之思。因从容言,报命后当请假觐省。匡庐不许,力命趋装。山人意殊怆然。”《西城别墅记》:“ 康熙甲子,予以少詹事兼翰林侍讲学士,奉命祭告南海之神,将谋乞归侍养祭酒府君,儿涑念予归无偃息之所,因稍葺所谓石帆亭者。”
    据《山东通志》记载:“长春园,明尚书王之垣建,后王渔洋及故址增葺,名西城别墅。”《重修新城县志》载:“西城别墅,在城内西南隅”。可见,西城别墅是在长春园故址上修砌而成的。
    王渔洋在《西城别墅记》里写到:“西城别墅者,先曾王父司徒府君西园之一隅也。初万历中,府君以户部左侍郎乞归养,经始此园于里第之西南,岁久废为人居,唯西南一隅小山尚存。山上有亭,曰石帆。其下有洞,曰小善卷。前有池,曰春草池。池南有大石横卧,曰石丈山。北有小阁,曰半偈阁。东北有楼五间,高明洞豁,坐见长白诸峰。前有双松甚古。曰高明楼。楼与亭皆毁于壬午之乱,唯松在焉。”
    从这段记载中可以看出,起名为西城别墅是因为这组建筑位于城市的西南方向。也即当时新城县城的西南角。新城镇是桓台古县城所在地,有722年(1228年至1950年)的县治所历史。据史料记载:桓台正式设县从元代开始,时名“新城县”。后元明清时代,齐桓公戏马台又曾作为文书驿站、县衙驻地。金朝末年,战火连年,豪杰并立,台芜野荒,民乱无主。元太祖九年(1214年),邑人山东东路兵马副元帅张贵,为保据驿台(齐桓公戏马台),组织流民,保卫境土。率众绕台掘土筑城,为区别新治周围的诸多古城,随定名曰:“新城”。
    此外,在这段记载中,还说明了西城别墅曾在壬午之难中毁坏殆尽,“唯松在焉”。
    王渔洋在《西城别墅记》中提到的壬午之乱,是清军入关前对新城县的一次攻击,这场战争不仅使西城别墅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还使新城王氏家族死伤惨重。
    1642年12月,清军剑指山东,自东向西直逼济南。新城再次沦陷于清兵的铁蹄之下。国难当头,王氏家族中惯于吟诗赋词的儒生们,纷纷拿起武器,与清军展开激战,前仆后继,血染冠巾。
王氏家谱记载了这惨烈悲壮的一幕,称为“壬午之难”。在这次灾难中,王氏家族共死了三十余人,大都是正在攻读的儒生秀才。有的父子俱亡,有的兄弟同死,王氏家族第七代精英几乎丧失殆尽,王氏家族的高宅大院也在战火中成为一片废墟。家族的光华在乱世中黯淡下来。
    《古今图书集成》记载王与朋(王象晋的第三个儿子)与其两个儿子殉难的情形:按新城县志,与朋子士熊,举人,士雅,诸生,壬午城破,同被执。与朋气壮辞厉。父子皆死之。
    西城别墅虽然由王渔洋的儿子王启涑进行了整修,但仍然比较简陋,其中,“所谓石帆亭者,覆以茅茨,窗槛皆仍其旧。”根据王渔洋的记载,王启涑在整修西城别墅时,在石帆亭的后边还“增轩三楹,曰樵唱。”并修建了长廊连接轩阁。
    除此之外,王渔洋对整修后的西城别墅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南有石磴与洞相直,洞之右以竹为篱,至于池南,篱东一径出竹中,以属于磴,曰竹径。其南限重关内外皆竹,榜“茂林修竹”四大字,岌岌飞动,临邑邢太仆书也。楼既久毁,葺之则力有不能,将于松下结茅三楹,名之曰双松书坞。西园故址尽于此。
    可能连王渔洋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些详细描述,为王渔洋故居的保护修复提供了珍贵的历史资料。在对外开放的王渔洋故居中,园林区便是依照《西城别墅记》的记载对原有的部分古迹进行了修复和复建。
    如今,双松书坞位于王渔洋故居园林区的西北角,南面临湖,曰春草池,楼前植有两株松树,高约10余米,形似毛笔,与池南状似笔架的石丈山遥相呼应,风过树摇,真有饱蘸池水挥毫书写的快意。



      (杨成见 王心睿)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