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舒:王渔洋文化研究大有可为
发布日期:2015-01-27浏览次数:字号:[ ]
     山东大学教授王小舒长期致力于新城王氏家族和王渔洋的研究,是国内王渔洋文化研究的领军人物,特别是在“神韵说”方面具有开创性的贡献,先后出版了《神韵诗史研究》《神韵诗学》《王渔洋与神韵诗》《神韵诗学论稿》等专著。作为一名知名学者,王小舒为人平易近人,在学术方面坦诚直率,日前,本报记者对王小舒进行专访时,他在看到记者所列的采访提纲后,立刻说:“这些内容要展开讲的话,就是两天的时间也讲不完。”山东省王渔洋研究学会会长、齐鲁书社社长宫晓卫在一旁打趣道:“王小舒教授经常在电视等媒体上讲解王渔洋文化,对你们的新闻采访工作很熟悉。”随后,王小舒教授经过与记者交流,修改完善了采访提纲,在毫无准备的情况,王小舒教授侃侃而谈,从王渔洋的文学地位、研究现状、文学交游等方面入手,全面介绍了王渔洋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神韵说对中国古典美学的继承和发展,王渔洋文化研究的现状以及未来拓展的方向。
    在纪念王渔洋诞辰380周年全国王渔洋学术研讨会上,王小舒提出了一个观点:“神韵说”不仅仅属于王渔洋和清代,属于整个中国诗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中国诗歌是不是可以有自己的体系建构了?

广泛推介王渔洋文化

    王小舒认为,桓台县在王渔洋文化的研究、保护和传承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王渔洋故居的开放对于王渔洋文化的弘扬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吸引社会各界人士到这里来,感受王渔洋的生活环境。
    王小舒建议,新城王氏家族的著作还应该进一步整理,《王士禛全集》在2007年已经出版,王渔洋的著作基本比较全了,但是,新城王氏家族的其余人的著作还未整理。下一步,应该以山东王渔洋研究学会为依托,对王渔洋文化研究进一步拓展和深化,加大推广和宣传王渔洋文化的力度。
    王小舒认为,当前,必须要加快王渔洋文化的深层研究和开发。王渔洋的“神韵说”代表了中国传统审美文化的精髓,是我们民族独一无二的财富,一定要加以阐发,使之成为全世界都认可的艺术观。这需要用今天的学术理念来加以阐释、提升。过去,我们引进很多西方的东西,开阔了自己的眼界。今天,我们更要推出自己的民族精华,为世界文化作出贡献。神韵理论就是其中的一个方面。从这个意义上说,王渔洋文化研究大有可为。

王渔洋文学交游极其广泛

    王小舒说,王渔洋一生交际极其广泛,现在要统计王渔洋当时交往的文学圈,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在康熙朝,社会知名诗人和王渔洋都有联系,王渔洋晚年编纂的《感旧集》里面记录了近300人。他交往的不同层次的人非常多,包括遗民、朝中官僚、科举不顺的人,王渔洋都有所交游。
    王小舒说,王渔洋待人非常诚恳,能够帮助别人的就尽量帮助别人,包括自己掏钱救助困难朋友,是一个大家和领袖的风范,所以王渔洋的威望也在这里。在文学交游过程中,也是一个相互交往的过程,对王渔洋的诗坛地位的奠定有一定的作用,但是不能功利性地看,文学交游为王渔洋带来了很大的声誉,但不是他的交往目的。

王渔洋超出了个人和地域的范围

    著名学者、山东大学终身教授袁世硕先生曾说,一位作家受到如此之关注,在文学史上少有。王小舒非常赞同这个观点。同时,他也非常认可蒋寅先生的观点:“我们研究的对象(王渔洋)已经超出了个人和地域的范围。”在此基础上,王小舒对王渔洋文化研究的意义进行了严谨的诠释,他认为,王渔洋文化研究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研究的两个关键点,对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总结和提炼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王小舒说,现在的王渔洋文化研究已经不仅仅是关注王渔洋一个人的研究,而是将研究的视野拓展到了其身后的新城王氏家族的研究。作为明清之际的江北青箱、齐鲁望族,新城王氏家族与周边的赵氏家族、孙氏家族等素有姻亲之好,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城王氏家族的研究已经从个人到家族,由新城王氏家族到赵氏家族、孙氏家族及周边家族,再下去研究就是山东整个文学家族、家族文化网络,因此王渔洋文化研究是山东文学家族和家族文化研究的关键点。
    王小舒认为,王渔洋文化研究的第2个关键点是文学研究的关键点。在全国王渔洋学术研讨会上,上海大学教授张寅彭先生提交了一篇名为《渔洋与非渔洋:清代诗学的主线脉之一》的论文,在该篇论文中,张寅彭认为,王渔洋对清代诗学的贡献,就是处在一种既使人满足又不满足、亦正又反的状态下。张寅彭先生的这个观点对王小舒启发非常大,他认为,张寅彭的说法就是把整个清代诗学用一个新的线索来加以贯穿和考释,即整个清代诗学可不可以用渔洋和非渔洋来定位。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正渔洋还是非渔洋,都和王渔洋有关了。再往前追溯,从王重光开始,王之垣、王象晋,再到王渔洋,也恰巧是明清诗歌转换的关键点。
    王小舒说,马亚中先生的词学论文称“词论的分裂”,就是词学的南、北宋词和婉约、豪放词,王渔洋也可以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关键人物。现在有些专家把小说也提出来了,小说是王渔洋和蒲松龄以及相关王渔洋的评点,这也是一个点。再往前追溯,是以陶渊明为代表的魏晋诗歌的接受,唐诗经典化,唐诗的接受和中国诗歌发展的脉络,王渔洋编著了《唐贤三昧集》,整个中国诗歌的经典化到明清也就到了高潮了。从这个意义上说,王渔洋身上所负载的,所加以总结提练的,是中国传统诗歌的精华和中国文学的精华。
    王小舒认为,王渔洋所提倡的“神韵说”不仅仅属于他个人和清代,属于整个中国诗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中国诗歌是不是可以有自己的体系建构了?

王渔洋文化研究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王小舒介绍,王渔洋研究启动是在30年前,标志是在桓台召开的第一届全国王渔洋学术研讨会。从那以后,王渔洋研究不断扩大和升级。
    王渔洋文化的内涵概念的提出是近几年的时间,以前是把王渔洋作为一个诗人和诗歌理论家来看待,王渔洋文化包含的意义非常广泛,从桓台来说,王渔洋对家乡文化、传统文化的传承,新城王氏家族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弘扬,是王渔洋文化研究的一个新的领域,从目前研究的开端来看,大体包含三个方面:传统文学、中国古代诗歌、文艺思想;清廉文化,王渔洋不仅是诗人,还担任了相当高的职务,最高是刑部尚书,他不仅自己勤勉从政,为官清廉,还教育自己的子女,新城王氏作为一个仕宦家族,有这样的家学传统,包括如何为民做官,以民为本,教育自己的子女等等,王渔洋著有《手镜》,教育自己的孩子如何为官做人;第三个方面就是家庭教育和家学家风。新城王氏为何数代都有科举出仕,为何出这么多的举人、进士,这与新城王氏的家庭教育和家风是密不可分的。新城王氏家族有规范化的教育管理,爷爷辈、父母辈都介入孩子的教育,现在,家庭教育被越来越多的家庭关注,一个家族能够世代传承一个家风,保持一个廉政、勤奋的家风,这是非常值得研究的。
    王小舒认为,纪念王渔洋诞辰380周年全国王渔洋学术研讨会是一个标志,是一个里程碑,此次大会上,专家学者提供论文的质量,有相当一部分是国家社科基金的阶段性成果,有人是十年或者数十年研究积累的成果,尤其是中青年专家的贡献,达到了王渔洋文化研究的前所未有的高度。

王渔洋文化研究空间很大

    王小舒说,30年来,国内在王渔洋研究方面的成果是相当可观的。当前,王渔洋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王渔洋的诗歌成就和诗学理论,这也是王渔洋研究最重要的部分。王渔洋是康熙朝的诗坛领袖,在海内具有非常高的威望,与当时有名的作家都有联络,并提出了神韵说,这应该是研究的重点。
    王小舒认为,从清朝以来,王渔洋的地位是以诗坛领袖奠定的,王渔洋对中国诗歌理论、诗歌思想、文艺理论的影响非常大,现在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王渔洋的文学理论,在王渔洋对古典美学的贡献方面的研究还不够。
    王小舒介绍,在全国王渔洋学术研讨会上,已经有专家提出王渔洋文化和战略发展的问题,就是王渔洋和当代文化建设、和地方文化建设的关系,从提供的论文来说,廉政文化更加受到地方政府和群众的关注。让王小舒感到有点遗憾的是,王渔洋与教育的关系没有人提出。他认为,从家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教育不是一个学校教育概念,而是全方位教育概念,家庭教育是重要的一点。
    王小舒认为,当前,王渔洋文化研究虽然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但更大的辉煌是在未来。学者马亚中说:“莫言是山东人,拿诺贝尔文学奖,了不起,莫言所代表的是大众文化,山东还有高雅文化。王渔洋可以说代表了高雅文化的一面,我们中国也有高雅的东西,其实,神韵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不仅仅是诗歌,更是一种生活。”
    马亚中的观点启发了王小舒,他认为,王渔洋的“神韵说”展示了一种中国生活,高雅的,和自然和谐的,和家乡和谐的,和身边的所有人和谐的一种高雅、美好的生活,从这个意义上说,王渔洋文化研究是永恒的,他的未来是极其辉煌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