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象晋与《辞世小言》
发布日期:2015-04-14浏览次数:字号:[ ]

    编者按  日前,山东省旅游局发布公告,王渔洋故里景区正式被批准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自此,结束了我县没有国家4A级景区的历史。

    王渔洋故里景区以江北青箱和尚书府第为主要展览内容,景点包含王渔洋故居、忠勤祠和四世宫保牌坊等,景区风光优美,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展陈设计合理,全面展现了明清时期齐鲁望族——新城王氏家族的杰出成就、家学家风,被誉为“家族文化的瑰宝、文物保护的典范”。

    为全面推介王渔洋故里景区,让读者更好地了解景区的历史文化底蕴,本报自即日起开设“王渔洋故里景区寻幽探秘”专栏,今天刊发第一篇。


    在忠勤祠的石刻展馆内,一块静静躺在展柜中的石刻格外引人注目,虽然只有短短的380字,每每听完讲解员的讲解,游客无不在此唏嘘赞叹。这块石刻便是362年前一位曾经官至三品的老人,在93岁高龄时写下的自祭文。这位老人便是王渔洋先生的爷爷王象晋,这篇祭文便是《辞世小言》。

    王象晋是新城王氏家族六世中的杰出代表,他出身名门,父亲王之垣官至户部左侍郎。兄弟三人,哥哥王象乾官至一品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弟弟王象贲为户部广西司员外郎。王象晋则累官至浙江右布政使。

    王象晋,字子进,又字荩臣,号康宇,又自号明农隐士、赐闲老人等。万历三十二年(1604)考中进士,获三甲第五十名,初授官中书舍人,后迁礼部精膳司员外郎、按察司副使、河南按察使,累官浙江右布政使。


    齐鲁小碑林之忠勤祠石刻,撰文、刻石、书法并称三绝

    忠勤祠是明朝嘉靖皇帝为表彰王重光“平蛮督木”所建,原祠在贵州永宁,嘉靖皇帝亲书“忠勤可悯”。后来,新城王氏以祠远不便祭祀为由,奏得万历皇帝的恩准,于万历十六年(1588年)和万历三十年(1602年),在家乡新城先后两立忠勤祠,分别是忠勤东祠和忠勤西祠。由于年代久远,如今忠勤东祠已经不复存在,西祠得以完好地保存下来。

    忠勤祠落成时,王氏家族鼎盛,许多名门贵胄前来祭祀、撰词称颂。王氏家人荟萃其中颂文赞语、传记和墓志铭文, 自明万历十七年至三十八间,遍集历代名家书帖,共集名人帖50余种,题跋20余道,名人自书诗30余首,请江南名匠精工刻制,刻字十余万计,刻石260余块。在当朝“见拓者云集”,及至清、民国初广为流传。后来,王氏后人又精选了部分流散名家石刻,增于祠内,使祠内石刻更加丰富。

    “忠勤祠石刻,琳琅满目,海内知名,有齐鲁小碑林之誉。”忠勤祠现存珍贵石刻160余块,其撰文、刻石、书法并称三绝。在忠勤祠提升改造过程中,新建了石刻馆,并将珍贵石刻重新分为8大类三个展厅。王象晋的《辞世小言》就是石刻馆中的代表作品,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为研究新城王氏家族提供了宝贵的历史文献资料。


    涉趣园中成巨著《群芳谱》

    在明末政局险恶的环境中,王象晋不立门户,不结党营私,宦海几度沉浮,为保晚节,70岁时辞官归里。纵观王象晋的一生,他在官场上并不如意,这和他的性格有很大关系。他出身名门望族,却不攀高结贵,而是心怀志平之志,关心国计民生。《山东通志》评价他:“济人利物常恐不及。”

    王象晋在《辞世小言》中写道:“抚松菊之犹存,幸蓬茅之足憩。樽有醪醴,庖有兔雉。场有稷黍,园有枣栗。足以娱宾,足以永日。有子有孙,一堂五世。诵读堪绳,藨藜可继。”无需奢华超标的房子,能满足日常的生活所需,能招待亲朋好友,子孙绕膝读书学习。这便是王象晋退休后颇为知足的生活状态。

    辞官回归故里的王象晋并非完全处于养老状态,除了在家督导诸孙读书外,他还在家乡新城郊外购置了百亩薄田,题名为“涉趣园”,居家“旦夕从事于农圃”,并在此写就了农学巨著《群芳谱》。

    王象晋生平重视农圃,鄙视五谷不分的所谓“大人”者,著书目的是为了总结农业科学技术知识和指导农业生产。

    《群芳谱》全书30卷,约40万字,分为元亨利贞四部,内容按天、岁、谷、蔬、果、茶竹、桑麻、葛棉、药、木、花、卉、鹤鱼等分类为十四谱,记载植物达400余种,每一植物分列种植、制用、疗治、典故、丽藻等项目。不仅范围相当广阔,而且论述周详、用意深远。

    《群芳谱》成书于天启辛酉,也即公元1621年。其流传甚广,版本众多,有汲古阁本、《渔洋全集》本、虎丘礼宗书院刻本、沙村草堂刻本等等。至康熙年间,清政府组织专人对《群芳谱》进行整理增充,命名为《佩文斋广群芳谱》,重编为一百卷,康熙皇帝亲自撰序文,刊行全国。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农业出版社又整理出版,列入“中国农业丛刊”之一。


    王象晋亲自督促诸孙在家中读书,在重振家族辉煌上起到重要作用

    新城王氏家族自始祖王贵迁入新城后,历经数代苦心经营,耕读传家,到了第六代,也就是王象晋这一代,新城王氏家族在天崩地裂的明朝末年达到了政治上最为鼎盛的时期。家族中先后有十余人进士及第,同朝为官,“科甲之盛,海内新城王氏第一”。“山雨欲来风满楼”,家族的兴衰与时局的变迁密切相关。当时,明王朝已是风雨飘摇,危机四伏,农民起义此起彼伏,满族屡屡入犯。

    从崇祯四年开始(1631年),新城王氏先后遭受“吴桥兵变”、“壬午之难”、“甲申鼎革”等战乱。尤其是“壬午之难”,对新城王氏打击最大,家族精英在这一劫难之中几乎损失殆尽,新城王氏的家族光华在乱世中黯淡下来。

    新城王氏家族在明清鼎革中受到重创,能使新城王氏“大振于烟火灰烬之中”、再次走向辉煌的关键还是科举的成功,这个使家族文化承上启下的关键人物是王象晋,他明末以浙江布政使身份致仕回里,自号“明农隐士”,终日闭门谢客,专以诗书与举业教课诸孙为务,而且十分严格,读书要到夜半时分,所写文章必令其满意,这样培养后人,终是门庭广大。

    王象晋深知身教胜于言教,他们以身作则,严格要求子女,也严格要求自己。王士禛在《自撰年谱》中说,王象晋“盛暑整衣冠危坐,读书不辍,常举唐刘玭言诫子孙,无矜门第,务力学为善,故其家代有名人,有家法之善,有以维持之也。”王象晋曾撰一联云:“绍祖宗一脉真传,克勤克俭;教子孙两行正路,惟读惟耕。”


著述颇丰、乐观豁达的王象晋

    王象晋一生著述颇丰,除《群芳谱》之外,还著有《剪桐载笔》《心赏编》《救荒成法》《三补简便验方》等多部著作,是新城王氏家族中除王渔洋之外著述最多之人。其《三补简便验方》收方800有余,有经方、验方、单方等,治疗范围包括内、外、妇、儿各科,同时,还有对病理、药理等的阐述,是一部理法方药俱全的临床专著。从他所写的《救荒成法》《三补简便验方》等书,我们看到的是一位生活在晚明王朝,目睹了劳苦百姓饱经战乱,流离失所贫病交加,而忧国忧民的士大夫形象。

    王象晋在《辞世小言》中总结自己的一生:“虽坎坷之时经,亦赋命之偶值。于人何忧,于己何累。清夜内省,颇知自励。不敢丧心,不求满意,能甘淡泊,能忍闲气,九十年来于心无愧,可偕众而同欢,可含笑而长逝。”

    就是这位生前作出巨大贡献的老人,却要求死后薄葬“桓台之西,系河之溪。旧封新启,不筑不植。布素掩形,抔土为识。”一捧黄土可以掩埋七尺之躯,却淹没不了这位老人卓越的成就和高尚的思想境界。

                     (杨成见  王心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