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是墨香

发布日期:2018-05-15 09:17:45浏览次数:字体:[ ]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岁月你别催,走远的仍要追。从上学起,就养成了习惯,每学期新书发下来,总爱先闻一闻那“崭新”的墨香,随后迫不及待通读一遍。到报社工作后,这种习惯依旧未改,每天上班先拿到当天报纸,在淡淡的墨香中细细品味,尽管前一晚已对内容烂熟于胸。有人说,人生的第一份职业很重要,往往会对今后的职业生涯产生深远的影响。我非常庆幸,当时把一份薄薄的简历投给了报社。

现在仍记得2005年的大年初七,从大学混混沌沌毕业的我,一人、一铺盖、一自行车,像逃难一样来到了桓台,内心充满了刚踏入社会的恐惧和迷茫。然而迎接我的却是报社领导和同事们一张张笑脸和家庭般的温暖。当时,我和几个外地同事共同租住,有时过节回不了家,几个人听到外面的鞭炮声就心里发慌,这时总会有几个家住桓台的同事,带着菜、拎着酒到来,让我们在温馨的气氛中忘记了想家。记得刚到报社时,几位老大哥经常对我说:“在桓台有人欺负你不,挨欺负你阔(可)地和我说。”桓台人朴实、善良、仗义的言行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报社是个学习提升的地方。当时县级报社是很难招到新闻专业毕业生的,报社记者的专业可谓五花八门,金融、管理、法律、广告、会计甚至还有体育、音乐,然而就是这些“不专业”的记者,采访的新闻、拍的图片屡屡在各级新闻评奖中获奖。记得刚进报社时,无论每天加班到多晚,报社的老记者都要在定版后,把“新人”召集起来,从最基本的新闻“五要素”讲起,怎样与采访对象沟通、遇到不配合怎么办、新闻怎样出彩出新……这些都是在学校老师教不会的,然而在一代又一代报社人言传身教中,一批批“零基础”、“门外汉”得到了迅速成长。到现在仍怀念那种在单身宿舍听着雨声,捧着本书或报纸,一直看到睡着的充实与舒适;深深地为现在躺在床上,胡乱扒拉着手机,面对海量信息却不知道看什么感到羞愧和不安。

报社是个艰苦奋斗的地方。虽然在报社工作仅有5年,但却经历过最困难的时期。由于政策调整,报纸经历过一段停刊、复刊、再停刊、再复刊的艰苦岁月。当时报社上下都在咬牙坚持,即便没有报纸,该怎么采访还要怎么采访,回来该写稿还要坚持写稿。报社领导为寻求发展出路四处奔波,一夜间头发白了少许;记者们面对外界的冷嘲热讽依然坚持在一线、在现场奋笔疾书。因为大家都明白,工作没了、“饭碗”丢了都不可怕,但最不舍的是那份事业、那张报纸。以至于现在遇到再大的困难,老记者们一句话常挂在嘴边:“咱们连饭碗都丢过,还怕什么”。

报社是个磨炼意志的地方。选择新闻事业就是选择了吃苦和奉献。常年上夜班,最简单而又最难的就在于奉献——为报社的事业作出牺牲。年轻人牺牲青春和爱情,当人家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时候,你得耐住寂寞,在平凡的字词句中寻找快乐;中年人牺牲家庭和温馨,当人家携妻带子、尽享天伦的时候,你得守住心神,在滔滔的新闻大潮中沙里淘金。报社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当天采访的新闻,当天要写完,哪怕今天不上版。有一段时间,报社处于人多、电脑少的状态,记者写稿子需要抢电脑,抢不到的就要自己想办法。记得有一次,我和同事晚上下班后,到网吧连夜赶稿,被网吧里“刷夜”的“劲舞团”达人视为异类:“这两人一晚上盯着个Word文档敲敲打打,真是浪费了这么好配置的电脑!”

报社是个干事创业的地方。虽然仍习惯称之为“报社”,但我知道现在它的业务范围扩大许多,从“一纸风行”到“全媒开花”,报社顺应时代潮流主动求变,每一项业务推出都紧跟时代和技术变革,步步都踩到了点上。在传统纸媒日益没落的今天,报社人凭借“激情创业、永争一流”的精神,越过了“互联网+”的激流险滩,创造了新的生机和活力,也再次证明了“没有没落的行业,只有没落的思维”。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不知不觉间报社已在我身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每次参加会议与报社记者相遇,总喜欢坐在后排看他们忙碌的身影,让我恍惚间回到了原点,满眼都是那个每天清晨闻着墨香,捧读报纸,二十几岁的自己。(杨五星)(作者系县远程教育中心副主任,原县信息中心总编室主任)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