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文化符号
发布日期:2018-09-20浏览次数:字号:[ ]





文化之于你我,有其特殊的印记与标识。许是年节的一餐团圆,或是随心的一次游历,不分大小、不辨时空,遇见了、体验过,便是一生的铭记。渔洋文化之于我,便是这个特殊的符号。

最初对渔洋文化的了解,仅限古时名人而已,做过官、会写诗,再无其它。数年前的初入职场,不曾想竟与之结缘。从他生活起居的院落,到清韵深远的诗作,渐渐了解他的一生,走进他的时代,认识他的家族。新城王氏家族从兴起、繁盛到衰落历经六百余年,仕宦文化、石刻文化、忠勤文化、廉政文化、诗学文化等多元文化在此处得以积淀,逐步形成这个北方小镇所独有的文化符号。时光流转、符号变幻、文化更迭,但渔洋文化的精神内核却一脉一脉承传至今,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与青睐,这是渔洋文化的幸事,亦是我心之所悦。

然而心悦过后,我却对这个特殊的文化符号生出些许疑惑:为何它只拥有局限的“粉丝”?为何还有人对其一无所知?是它的形象不够有力?抑或是我所做的还不够?种种疑惑,让我慢慢忘记了对它最初的信仰,直到无意中看到一本书后才得以释然。书中言道:“文化无价,亦无求。”这不正是中华文化的魅力,也是渔洋文化的特色么?我心中的独特符号,它不刻意迎合任何事物,不趋奉任何文化,但无论老少中青、贵贱富贫,都能从中找到契合的“心灵鸡汤”,汲取自己最需的现实所求,这才是它的无形之价。若是执意追求认同感,急于寻求曝光度,不过是“近墨者黑”,多染上些功利的气息罢了,反倒失了本身那份原真与气度。

不过,对优秀文化中正能量的传播与发扬终归是无过的。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谈及传统文化,也让渔洋文化拥有了更为广泛地发展空间。百花文艺出版社《散文》月刊执行主编贾宝泉先生曾说:“我们正是从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从当代五光十色的生活中掘取瑰宝,我们所做的事,就是让历史同未来携手。”尽管未来充满变数,但文化的传承却始终如一。面对渔洋文化这一优质的文化资源,我们所要做的还有很多。作为小我,一场讲解、一篇文章,都能使这个文化符号增色添彩,无非是要求标准不一而已。“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传承渔洋文化,更需要以精益求精的态度、一丝不苟的要求来诠释新时代“匠心”品质,使其乘风破浪,行稳致远。

“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愿我的文化符号能如梁公之语,延往日之精彩,续今日之辉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