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王氏与明末党争1—明末党争的历史背景
发布日期:2019-01-31浏览次数:字号:[ ]

新城王氏始祖自王贵移民新城至明末这七代中,家族中始终保持着一种强劲的进取精神,主要表现为从身为平民时的力本重农、勤劳善良,濡染书香后,于寒窗苦读中体现出的坚强意志和高度自信。伴随着家族的成长壮大,这种进取精神渐渐积淀、升华为一种家族精神。受其影响,家族成员坚守正义,无所畏惧,在明朝末年激烈的党争中,表现出了一种不屈不挠、宁折不弯的浩然正气。

明万历时起,朝政日趋腐败,党派林立,党争迭起。万历三十三年(1605),被明朝政府革职的吏部郎中顾宪成,与同好高攀龙、钱一本、薛敷教、史孟麟等人,在他的故乡无锡东门外东林书院讲学,讽议朝政,品评人物,抨击当权派,一时士林中人响应者甚众。一部分在职官吏如赵南星等也遥相应合,东林党以此得名。而与东林党同时,另一批官吏士绅又组成浙、齐、楚、宣、昆各党派。虽然这些党派相互之间也有矛盾,却将矛头集中指向了东林党。

东林党人主张清议,多数人品正直,很有声望,昆党、宣党等诸党,则争权夺利,阿谀奉承,投机钻营。自万历后期到泰昌年间,诸党围绕“争国本”“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及官员考核、科举考试、边防策略等问题争论不休,斗争不断,严重消耗了明王朝的统治力量。

“争国本”,事关明神宗册立太子。按照立嫡立长原则,朝廷大臣大多拥戴皇长子朱常洛,万历皇帝却有意立郑贵妃所生朱常洵为太子,但受到大臣与皇太后的极力反对。朝中上下也因此分成两个派别,就立储问题争执不休。直到15年后的1601年,朱常洛才被封为太子,朱常洵被封为福王。但是福王迟迟不离京就藩,直到梃击案发生,舆论对郑贵妃不利后,福王才离京就藩,太子朱常洛的地位也因而稳固,“国本之争”,才算告一段落。

经过“国本之争”,明神宗悲痛欲绝,开始怠政。随后便发生了“明末三大案”,即“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这三起事件本身并不是很重要,但却标志着明末纷乱和衰亡的开始。

梃击案事发时间,是明万历四十三年五月初四(1615年5月30日),疯汉张差闯入太子宫,惊扰太子,惊动朝廷。此案最终以张差被处死而告终,糊涂了结。

万历四十八年(1620)七月,朱常洛即位,为泰昌元年。郑贵妃为保全自己,取悦新帝,从侍女中挑选了8名能弹会唱的美姬进献给泰昌帝。因纵情酒色,身体虚弱,泰昌帝便服用了鸿胪寺丞李可灼所进红丸。初服一丸,四肢和暖,思进饮食,于是再进一丸,次日凌晨即亡。因此药为红色,故称此案为“红丸案”。

朱常洛登基后,宠妃李选侍照顾皇长子朱由校迁入乾清宫。不到一个月,朱常洛死于“红丸案”。李氏便与太监魏忠贤密谋,欲居乾清宫,企图挟皇长子以自重;都给事中杨涟、御史左光斗等为防其干预朝事,逼迫李选侍移宫。万般无奈之下,李选侍怀抱所生八公主仓促离开乾清宫,移居仁寿宫内的哕鸾宫。此事件即为“移宫案”,东林党人获胜。

虽然东林党暂时取得了胜利,但原属于齐、楚、浙党的一些人又投靠了魏忠贤,同阉党一起又对东林党人进行了严酷迫害。到了崇祯初年,阉党被铲除,然而阉党余孽仍存在,长期形成的问题也积重难返,党争一直延续到明朝灭亡,大大削弱了明朝的力量,并成为明王朝灭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